现在位置是:首 页 >> 
关键字:
期刊中心
生的眷恋
Raw sentimentally attached
作者:左冬晶,赵丽新,何新华    发布日期:2022-09-28    
左冬晶,赵丽新,何新华. 生的眷恋[J]. 中华急诊医学杂志, , : 1340-1340.

解决单个视频无法上传

邹女士离开大家已经一个多月了,但每当查房来到她曾经所在的床单元时,她双手抱拳缓慢晃动表示谢意的身影,总是浮现在眼前,未曾衰减。

 

刚过知天命的她,在过去很多年的时间里,苦经病痛磨难,在难以被专业科室收治的情况下,“无奈”的被急诊病房收治。10多年前正常体检发现胸腔前纵膈阴影,奔走在京多家三甲医院,完善检查和证实,最后在国内最顶级的肿瘤医院接受了手术治疗,病理证实为“胸腺瘤(恶性程度比较高)”,术后还接受了正规的化学治疗后回归家庭生活。2年前出现呼吸困难,复查发现肺内阴影,导致局部肺不张。重新踏上寻医之路,结论是“没有手术机会,也不能再一次化疗了”。于是选择了“免疫增加+药物调理”的治疗。2月前出现呼吸困难加重,人也日渐消瘦,体重骤减,而今也就40 kg多一点。到入住急诊病房的时候,已经离不开无创呼吸机的支持了。最开始查房的时候,她还能脱下面罩,断断续续的表达她的主观症状以及一些需求,后来基本就只能说单“字”了。为了能很好的表示出自己的意愿,带着无创、用孱弱的双手,通过手机打字来传递信息,包括“疾病的进展?能否请专科会诊?哪些药物还能有疗效?”等等。当医生们离开她的床单元时,她总是双手抱拳摇动着表示感谢直到医生们开始下一位患者查房。

 

求医的经历中,还叠加着公婆和父母双方家庭的居多不幸,也应证了“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惨状。独生子女,上世纪90年代上海名牌大学毕业之后,几乎将所有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之中。丈夫毕业于北京大学,也是事业心超强。夫妻俩工作不分伯仲,还都特能奉献。于是一起奋斗到30多岁,都没有要孩子的念想。等某一天回归生活特想给家庭增添一些乐趣的时候,发现总是怀不上孕。在不断寻找生育的路上,后来就出现了前纵膈的问题,因此被迫成了丁克家庭。丈夫在经受妻子疾病打击以及事业上的不顺心之后,逐渐“抑郁”到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他人照顾的程度。因此,在邹女士后续的诊疗中,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丈夫的身影。所有一切,无情地落在婆婆的身上。“苦命”的婆婆在耄耋之年,需要照顾更加苍老的老伴(肿瘤晚期)以及抑郁生活不能自理的独生儿子。因此,在跟婆婆沟通交流病情的时候,还没有说几句话,眼泪就忍不住啪嗒啪嗒地流。在充分了解到儿媳的预后情况之后,她说“尽量减少痛苦,顺其自然;这些年她已经受够了罪了,不希望她继续承受这些苦痛”。随后,婆婆还介绍了儿媳父母的情况,亲家公几年前遭遇车祸,庆幸生命无恙但双下肢行动不便;亲家母风湿性疾病,除了能勉强照顾好自己,无暇照顾老伴,需要护工帮助才能完成。两个苦痛的家庭,苦痛的儿媳。

 

面对如此现状,医生们除了安慰的话语,也还真是爱莫能助啊。大夫们多次邀请了多学科会诊,给予能给予的药物治疗,调整呼吸机参数,建立肠内营养通路(经口吃饭,呼吸困难难以为继)。护士们把床单元收拾整理整齐和干净,尽可能让她舒适一点。查房的时候,也是尽可能的多跟她聊聊治疗的信息,虽然不能解决多少问题,但还是希望通过医护们的努力,让她看到一些希望。每当医护们完成这些的时候,不管当时她是多么无力和无助,她总是要伸出瘦弱的双手抱拳致谢。

 

疫情常态下唯一能来医院的只有她婆婆,看到日渐消瘦的病重儿媳,心如刀割,但也是万分的无助。偶尔能亲临现场,更多的是通过视频给予鼓励。因此,医护们的关心和帮助成了她最大的期望。

 

在一个临近下班的下午时分,在几乎没有任何征兆的前提下,她濒临绝境的心脏缓慢地停止了跳动,紧接着呼吸也停止了。遵循家属的意见,医护们没有给予邹女士相应的“抢救”,让她静静地“睡着”了……带着无限的眷念与不舍,“静静的睡着”了。

 

看着整洁的床单元,赢弱的双手抱拳晃动,清晰的在眼前浮现……“偶尔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回响在耳边。


DOI号:10.3760/cma.j.issn.1671-0282.2022.1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