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急诊医学杂志  2023, Vol. 32 Issue (4): 475-479   DOI: 10.3760/cma.j.issn.1671-0282.2023.04.006
航空救援机构社区照护专家共识
航空救援机构社区照护共识专家组     

航空医疗救援是以航空飞行器作为交通工具提供紧急医疗服务和突发公共事件医疗救援,是陆地120急救的有效延伸,在危重患者转运、重大事故医疗救援快速反应等方面具有独特优势[1]。目前多数发达国家如美国、德国、挪威、加拿大等都已建立较完备且高效的航空紧急医疗救援体系[2-3],而我国航空应急救援体系建设尚处于初步探索阶段。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我国65岁以上老年人占全国人口的13.5%[4],老年人的健康问题日益突出,对医疗服务需求不断增长。社区医疗照护作为老年人的基础医疗需求,需进一步完善和提升。社区航空医疗救援服务是老年人医疗需求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样也是我国航空应急救援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推进我国航空医疗救护体系建设,满足人民群众对优质医疗服务的迫切需要,本共识通过检索PubMed、EMBASE、Web of Science、知网、万方以及各国指南制定组织网站(检索词包括“air ambulance care”“community care”“社区照护”“社区护理”“航空照护”“社区急救”,检索时间截至2022年10月31日),结合我国国情和实践经验,基于文献循证,由执笔小组撰写形成初稿,然后组织航空救援、急救医学、全科医学、护理等相关领域专家进行讨论,经专家会议反复讨论、修改,最终定稿,形成《航空救援机构社区照护专家共识》,主要针对社区养老机构老年人综合评估、照护原则、航空转诊指征等方面进行总结阐述,以期为我国航空医学救援体系建设提供一定依据。

1 综合评估

老年人各种生理功能衰退,衰弱、尿失禁、认知能力下降等多病共存的健康问题和慢性病患病率不断增加,对健康照护需求不断扩大。对老年人进行健康水平及需求进行综合评估,是指导社区医疗服务人员以老年人为中心,设定护理目标,制定护理计划的重要前提[5]。老年综合评估的内容包括身体、心理健康状况及社会角色功能等方面[5]。我国推荐60岁以上人群进行老年综合评估,欧美国家推荐65岁以上老年人进行综合评估[6-7]

1.1 一般情况评估

一般情况评估包含姓名、性别、年龄、婚姻状况、身高、体重、吸烟、饮酒、文化程度、职业状况、业余爱好等[8]。通过询问老年人和谁一起居住、是否有经济负担、谁做家务、子女是否照顾、住房和周边环境、有无电梯、居家安全性等情况了解其生活状态和社会支持情况。

1.2 躯体功能状态评估

一项针对54个国家老年人活动能力的研究显示,39%的65岁及以上人群存在活动障碍[9]。老年人内在能力下降,如步行速度或肌肉力量下降常不能被早期识别和预防。对60岁以上老年人的躯体功能状态进行早期评估,对活动能力下降、跌倒风险高的老年人及早干预,可有效提高老年人自主生活能力,减少相关并发症发生。评估内容常包括日常生活活动能力、平衡和步态、跌倒风险等。

1.2.1 日常生活活动能力评估

改良巴氏量表(modified barthel index,MBI)是根据我国国情进行改良后形成的、在临床上得到广泛应用[10]

1.2.2 平衡与步态评估

国际上广泛使用、信效度更高、可更好评定受试者平衡功能的是Tinetti量表(tinetti assessment tool)[11]

1.2.3 跌倒风险

评估内容应包括跌倒史、步态、平衡、灵活性和肌肉无力、骨质疏松风险、跌倒恐惧、居住环境等。Morse跌倒评估量表是专门用于评估住院老年患者跌倒风险的量表[12]

1.3 营养状况评估

随着年龄增长,老年人味觉、嗅觉减退,营养不良风险也会随之增加[13]。目前临床上提倡应用系统评估法,结合多项营养指标评价患者营养状况。系统评估法包括营养风险筛查(nutrition risk screen 2002,NRS 2002)、简易营养评价法(mini nutritional assessment,MNA)等[14]

1.4 听力评估

听力下降通常会导致老年人日常交流障碍,产生社交孤立、焦虑、抑郁等问题[15]。尽早对老年人的听力下降进行评估,及时采取干预措施可显著提高老年人的听力水平并改善其社会交流质量。老年听力障碍筛查量表(hearing handicap inventory for the elderly-screening version, HHIE-S)是通过问卷形式直接反映听力下降对老年人日常生活的影响,测试相对便捷,便于社区开展听力障碍的筛查,被美国言语听力协会(American Speech Language Hearing Association, ASHA)推荐为成年人听力障碍筛查方法之一[16]

1.5 视力评估

老年人视力下降常见原因有白内障、老视眼、糖尿病视网膜病变、青光眼、老年性黄斑变性等。社区评估可通过初筛问题法,如:①你走路、看东西、阅读、看电视有困难吗(即使配戴眼镜)?②单个眼看东西清楚吗?看东西有变形吗?③眼睛有胀痛同时看东西模糊不清吗?对询问回答阳性者,可进一步行读报检查和视力表检查法[17]

1.6 排尿评估

老年人尿失禁、尿潴留与压疮、感染、肾衰竭和病死率增加有关。尿失禁、尿潴留也会影响老年人自尊、社交和活动限制,造成心理负担[18]。评估内容包括询问尿失禁的危险因素如尿道狭窄、前列腺增生、老年痴呆等;评估排尿情况,如排尿时间、排尿量等。可采用国际尿失禁咨询委员会尿失禁问卷简表(incontinence questionnaire short form, ICI-Q-SF)进行评估[19]

1.7 精神、心理状态评估

精神、心理状态评估包括认知功能、谵妄、焦虑、抑郁等评估。老年人认知障碍包括轻度认知功能障碍和痴呆。目前广泛应用的认知筛查量表为常用简易精神状态检查(mini-mental state examination,MMSE)和简易智力状态评估量表(Mini Cog)[20]

推荐意见1:老年人综合评估有助于早期发现、干预以及逆转或延迟老年人内在能力的下降,促进老年人内在能力与环境相互适应,有助于筛查出高危人群,合理利用航空转运医疗资源。

2 日常照护

老年期与其他人生阶段不同,此期因身体机能老化而健康受损,患慢性病的机率增加。因此,老年人日常生活照护需强调帮助老年人维持和恢复基本的生活能力,使其适应日常生活,或在健康状态下独立、方便地生活[8, 21]

2.1 生活环境调整及安排

要注意室内温度、湿度、采光、通风等方面,让老人感受到安全与舒适。老年人的体温调节能力降低,室内温度以22~24 ℃为宜,室内湿度为50%~60%;老年人视力下降,因此应注意室内采光适当,尤其要注意老年人的暗适应力低下,保持适当的夜间照明。居室内的陈设应尽量简洁,家具转角处应尽量用弧形,以免碰伤老年人。

2.2 老年人安全防护 2.2.1 防坠床

有坠床风险的老年人入睡期间应有专人守护或定时巡视。睡眠中翻身幅度较大或身材高大以及意识障碍的老年人应加床挡。

2.2.2 防饮食呛咳

吞咽功能低下的老年人易引起误吸误咽,因此进食时应取坐位或半坐位,偏瘫老年人应侧卧位进食,必要时应置入胃管,防止呛咳。

2.2.3 防跌倒

评估老年人跌倒危险因素,加强防跌倒知识和技能宣教,指导行动不便的老年人使用合适的助行器,保持起居室内家具边缘的钝性,防止对老年人产生伤害。

2.2.4 防交叉感染

老年人免疫功能低下,应注意预防感染,患者之间尽量避免相互走访,尤其有发热、咳嗽等感染症状的老年人。

2.2.5 用电安全

向老年人宣传用电安全知识,强调不要在电热器具旁放置易燃物品,及时检修、淘汰陈旧的电气,经常维护供电线路和安装漏电保护装置。

2.3 日常生活护理 2.3.1 皮肤护理

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要注意保持皮肤卫生,特别是皱褶部位,如腋下、肛门、外阴等。适当沐浴可清除污垢、保持毛孔通畅,利于预防皮肤疾病。切忌饱食或空腹均不宜沐浴,应选择饭后2 h左右进行。洗澡水不宜过热,忌用碱性肥皂,适当应用润肤品,防止机械性刺激,避免非棉织衣物直接接触皮肤[22]

2.3.2 饮食护理

老年人多合并消化系统、心血管系统慢性病,往往与营养失衡有关,因此应保持营养平衡,适当限制热量摄入,保证足够优质蛋白、低脂肪、低糖、低盐、高维生素和适量的含钙、铁食物。食物应细、软、松,利于咀嚼和消化[8]

2.3.3 活动指导

根据老年人的年龄、体质、场地条件等为老年人制定合理的锻炼计划。老年人运动的时间以每天1~2次,每次半小时左右为宜,以走步、太极等有氧运动为主,避免剧烈运动。年老体弱、患有多种慢性病的老年人活动时需有人陪护[23-24]

2.3.4 用药护理

应详细询问老年人的用药史,建立完整的用药记录,包括既往和现用药记录,药物过敏史、引起不良反应的药物及老年人对药物与的了解情况。注意观察用药后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及时处理,如对使用降压药的老年人,要注意提醒其站立、起床时动作要缓慢,避免直立性低血压。用较大字体的标签注明用药剂量和时间,便于老年人识别[8]。反复强化老年人循序渐进学习疾病相关知识、药物的作用及自我护理技能,提高自我管理能力,促进其用药依从性[25]

推荐意见2:关注老年人日常生活照料、医疗康复、慢性病管理、精神慰藉等多方面需求,保证老年人在不同的照护场所接受连续性、专业性的医疗服务,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减少慢性病向急危重症转化及意外伤害的发生。

3 航空转诊建议

老年人出现慢性病急性发作或意外伤害事件发生率较高,对急救医疗资源的需求也随之增加,对危重患者转运可考虑采用航空转诊。当出现以下临床表现或疾病时,可考虑航空转诊至三甲医院或专科医院。

3.1 常见航空转运急症

(1)严重创伤:高空坠落伤,车祸伤伴一过性意识障碍,或伴呼吸困难;严重的局部创伤,或突发视力障碍者;头部钝器伤;中重度其他部位外伤;(2)任何原因导致的中重度活动性出血或重度贫血;(3)急性药物过量;(4)急性气道异物;(5)明确急性脑卒中;(6)明确急性心肌梗死;(7)突发撕裂样胸痛、后背痛,高度怀疑主动脉夹层;(8)癫痫持续状态,或间断癫痫发作处置后;(9)各种不明原因的晕厥;(10)心搏骤停复苏术后。

航空转运医疗指征参考见表 1

表 1 航空转运医疗指征
监测指标 转诊适应证
血压 收缩压 > 200 mmHg或 < 90 mmHg;
舒张压 > 120 mmHg,伴头痛、意识障碍等明显不适
心率 心率 > 110次/min或 < 50次/min,伴明显不适者
呼吸频率 > 30次/min或 < 10次/min伴呼吸困难,意识障碍
SpO2 <92%伴明显喘息
体温 >40 ℃,伴意识障碍者
血糖 > 30.0 mmol/L,伴酸中毒,明显意识障碍者
< 2.8 mmol/L,伴大汗、昏迷,给予高糖后无明显缓解者
血钾 > 6.5 mmol/L,伴明显不适及心电图改变者
< 2.65 mmol/L,补钾后症状无明显改善者
心电图 恶性心律失常、急性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者
左室射血分数 <35%,伴胸闷、呼吸困难者
白细胞计数 <0.5×109/L,伴发热、意识障碍者
血小板计数 <20×109/L,伴出血倾向、高度怀疑血液病者
血红蛋白计数 <70 g/L,伴活动性出血(呕血、咯血或便血等),需紧急输血者
疼痛 所有原因所致严重疼痛者(评分≥7分)
尿量 24 h无尿,伴腹痛,或意识障碍者

执笔:李雪琦 付阳阳 田兆兴

专家组成员(以姓名笔画排序):于学忠(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马岳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马渝(重庆市第四人民医院)王勇(北京急救中心)公茂琪(北京积水潭医院)田兆兴(北京积水潭医院)白鹤翔(山西大学)巩秀静(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朱长举(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朱华栋(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任周鹏(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刘红升(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四医学中心)孙宇庆(北京积水潭医院)孙鹏(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杜贤进(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李宇能(北京积水潭医院)李凯(北京大学国际医院)李庭(北京积水潭医院)李晓阳(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杨惊(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何小军(中华急诊医学杂志)张玉勤(北京积水潭医院)张国强(中日友好医院)张泓(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张敬(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邵菊芳(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鱼锋(北京积水潭医院)赵晓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四医学中心)姜宇(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柴艳芬(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徐军(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徐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徐峰(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徐善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郭树彬(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梅雪(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曹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蒋协远(北京积水潭医院)韩冰(北京积水潭医院)韩继媛(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鲁雪梅(北京积水潭医院)曾俊(四川省人民医院)魏彦芳(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

利益冲突  所有作者声明无利益冲突

参考文献
[1] 郭爱斌, 高雯, 刘斌, 等. 空地一体化医疗救援体系建设实践及运行模式研究[J]. 中国急救医学, 2021, 41(5): 438-443. DOI:10.3969/j.issn.1002-1949.2021.05.013
[2] 苏盼, 曹晓霞. 基于知识图谱的国际空中救援研究进展分析[J]. 中华急诊医学杂志, 2020, 29(9): 1254-1258. DOI:10.3760/cma.j.issn.1671-0282.2020.09.025
[3] Jagtenberg CJ, Vollebergh MAJ, Uleberg O, et al. Introducing fairness in Norwegian air ambulance base location planning[J]. Scand J Trauma Resusc Emerg Med, 2021, 29(1): 50. DOI:10.1186/s13049-021-00842-0
[4] 国家统计局.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第五号)[EB/OL]. http://www.stats.gov.cn/tjsj/tjgb/rkpcgb/qgrkpcgb/202106/t20210628_1818824.html.
[5] 曹文婷, 朱爱勇, 张玉侠. 老年人整合照护模式指南解读及启示[J]. 中华老年医学杂志, 2021, 40(2): 142-146. DOI:10.3760/cma.j.issn.0254-9026.2021.02.002
[6] 陈旭娇, 严静. 《中国老年综合评估技术应用专家共识》解读[J]. 中华老年医学杂志, 2018, 37(2): 123-124. DOI:10.3760/cma.j.issn.0254-9026.2018.02.002
[7] 陈旭娇, 严静, 王建业, 等. 老年综合评估技术应用中国专家共识[J]. 中华老年医学杂志, 2017, 36(5): 471-477. DOI:10.3760/cma.j.issn.0254-9026.2017.05.001
[8] 化前珍, 胡秀英. 老年护理学[M]. 4版.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7.
[9] Ymerhalili G, Bytyci A, Maxhera O, et al. Integrated care for older people in Kosovo[J]. Int J Integr Care, 2019, 19(4): 226. DOI:10.5334/ijic.s3226
[10] Leung SOC, Chan CCH, Shah S. Development of a Chinese version of the Modified Barthel Index: validity and reliability[J]. Clin Rehabil, 2007, 21(10): 912-922. DOI:10.1177/0269215507077286
[11] ension and orthostatic hypotension in relation to standing balance in elderly hypertensive patients[J]. Clin Interv Aging, 2015, 10: 897-906. DOI: 10.2147/CIA.S81283.
[12] Chu JJ, Chen XJ, Shen SS, et al. A poor performance in comprehensive geriatric assessment is associated with increased fall risk in Elders with hypertension: a cross-sectional study[J]. J Geriatr Cardiol, 2015, 12(2): 113-118. DOI:10.11909/j.issn.1671-5411.2015.02.006
[13] 郭娜娜, 刘学军, 杜毓锋, 等. 老年患者营养状况及评估的研究进展[J]. 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 2019, 17(8): 1184-1187. DOI:10.12102/j.issn.1672-1349.2019.08.018
[14] Olivares J, Ayala L, Salas-Salvadó J, et al. Assessment of risk factors and test performance on malnutrition prevalence at admission using four different screening tools[J]. Nutr Hosp, 2014, 29(3): 674-680. DOI:10.3305/nh.2014.29.3.7120
[15] 傅鑫萍, 段吉茸, 张敏. 老年人听力筛查现状分析及其研究进展[J]. 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科学杂志, 2018, 16(3): 205-208. DOI:10.3969/j.issn.1672-4933.2018.03.012
[16] 闫思颖, 卢伟, 陈雪清, 等. 老年听力障碍筛查量表在老年人听力筛查中的应用价值[J]. 河南医学研究, 2021, 30(15): 2705-2708. DOI:10.3969/j.issn.1004-437X.2021.15.005
[17] 李晓宇, 喻晓兵, 邱蕾. 中国老年人视力评估技术应用共识(草案)[J]. 中国老年保健医学, 2019, 17(4): 26-27.
[18] Smith AL, Wang PC, Anger JT, et al. Correlates of urinary incontinence in community-dwelling older Latinos[J]. J Am Geriatr Soc, 2010, 58(6): 1170-1176. DOI:10.1111/j.1532-5415.2010.02814.x
[19] Uren AD, Cotterill N, Pardoe M, et al. The International Consultation on Incontinence Questionnaires (ICIQ): an update on status and direction[J]. Neurourol Urodyn, 2020, 39(6): 1889-1896. DOI:10.1002/nau.24437
[20] Fage BA, Chan CC, Gill SS, et al. Mini-Cog for the detection of dementia within a community setting[J].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21, 7(7): CD010860. DOI:10.1002/14651858.CD010860.pub3
[21] 董冰茹, 顾杰. 社区老年人衰弱评估方法的研究进展[J]. 中国全科医学, 2021, 24(10): 1302-1308. DOI:10.12114/j.issn.1007-9572.2021.00.012
[22] 魏巍, 蒋琪霞. 老年人皮肤损伤流行特征及评估工具的研究进展[J]. 护理研究, 2021, 35(21): 3850-3855. DOI:10.12102/j.issn.1009-6493.2021.21.017
[23] 范子哲. 运动康复指导对老年人衰弱状态、生活质量及心理健康的影响[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9, 39(17): 4243-4246. DOI:10.3969/j.issn.1005-9202.2019.17.043
[24] 李欣. 健康老龄化视域下老年人公共体育服务[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21, 41(10): 2196-2199. DOI:10.3969/j.issn.1005-9202.2021.10.051
[25] 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老年内分泌与代谢病分会, 中国毒理学会临床毒理专业委员会. 老年人多重用药安全管理专家共识[J]. 中国全科医学, 2018, 21(29): 705-717. DOI:10.12114/j.issn.1007-9572.2018.00.225